首页|资讯|拍卖|展览|当代名家|名家|艺术长廊|艺术家  |艺路精彩|方盛英才网|中国书画专馆
专题|评论|人物|传统名家|艺狗|院校|游戏社区|艺术人生|网络学院|中国动漫城|中国当代艺术馆
当代名家
所谓诗歌
选自:中国艺术品收藏网博客 2009-02-25 11:10:50发表评论(0) 新浪微博 更多
有时候,我真不知道这些用文字组成的句子被称为诗歌是个什麽样子。何为诗歌?

   我的写作过程很有意思,就象自然流淌的河水。世俗硬要把这个行为和思想的记录说成是诗歌。把文字和语言用如此的排列印刷出来,就是诗歌了吗?以致于我几十年的文字流露,像某种痕迹一样,记录在各式各样的本子和随便的一张费纸上,都没有把它展示出来供人们欣赏。直到今天才在名闻利养的驱使下,用这种人类习惯的方式,在诗歌和诗人这种称谓中才使得这个我个人思想意念的痕迹展示出来,供眼睛、大脑、心灵享用。我也不知会给面对这些文字的人带来何等的作用。现在流通于世俗的文字语言太多太多了。每个人都在表达自己认为的正确和错误。都在寻找赞美和能量的认可。面对这一切我都有些恐慌,因为我不愿意因此而带来如此的结果。能用这样的方式的潜在意识和我突然举起笔用原始的书写方式把不知从何处来的语言记录下来是一样的。我只是在记录整理某一种遥远的声音。

   如果把这样的文字排列叫做诗歌的话,我写诗的历史不算短。早在十一二岁时就写过不少诗。那时候叫批判诗,批林、批孔、批邓,歌颂毛主席。只是那个时候的文字不知何处,也不能给世俗证明什么。在我的记忆里,写写画画始终伴随着我到现在。然而,我从来也没有把这些理解成诗歌或者艺术。好像我不这样做会直接影响到我生命的健康。我随身经常带着一个本子就像随身要带一点卫生纸一样。有时候在酒吧、咖啡厅,在厕所、在马路上、在公共汽车上、在各种场所,感觉来了就写下来。若忘记带本子我就在卫生纸上或者和服务生借几张闲纸来记录这些文字,就好象在用一个容器接某种流淌出来的液体。每当有朋友来访总要把这些写下的文字硬朗诵给朋友。有可能有些朋友会因此而远离我。这一切的行为只不过是一种生命的需要,与所为艺术无关。就像今天写给你的这几段文字也是在半夜两点零三分突然醒来躺在床上,在床边随手拿来的本子上写下的。

   所为艺术就是这个名为艺术的东西。所为诗歌也是名为诗歌的东西。它不具备教化人的功能,它只是人原始记忆的记录。不管用何种形式都是遥远无限空间的回应。是性能本来的自然流露,一切人为世俗的解释都削弱作为艺术本来的价值。本来如此,性也!

 

 

曾几何时

 

曾几何时

不朽的天空飘浮在心上

水声流走

飞鸟不在栖息在枝头

金属的国度里

拥有谎言和强暴的大炮

阴云密布

那横跨在岩石上的头颅

停止思想

 

曾几何时

诗章歌颂着美好的时光

韵律里添加了太多的盐

肉体在烧红的欲火中变换姿态

天空依然蔚蓝

面对焦土上行走的死尸

无话可说

 

曾几何时

那群鸽子飞跃大西洋

也找不到丢失的那只橄榄叶

只有疲劳的谎言

弥漫着我们的前途

屠刀飞舞

眼泪流自心跳

腐朽的道德也喘息在爆虐的笑声里

而这群孩子们

蹂躏着祖先遗忘的理想

 

曾几何时

我们天天歌唱

歌唱美好的明天

明天在今天的血腥中学习忍耐

时间成了我们的归宿

期望不朽和独端的誓言

滚动在人的头顶

我们哭我们笑

路上没有超越的驿站

 

曾几何时

我们制造了无数的神

为了安慰心灵的飞跃

为了迷失中的猜想

在这里

这片焦土上祝福与诅咒同样神圣

贪婪的人子

敞开傲慢的胸膛

用铁蹄

践踏贫穷的尊严

总要把和平的屠刀架在你的脖子上

 

曾几何时

我的梦里总有情欲

聆听老人们的鬼故事

总要等到星光灿烂

而这个时代

真实的血色涂满天空

这群长不大的孩子

总把神圣的经典放在老者的面前

为自己的成长寻找依据

 

我们在这里停留

在废墟中聆听金属鸟的歌唱

对岸的柳树已经摇摆

水面上飘浮着云彩

那群孩子

把玩具搁置在荒漠

找不到家园

 

曾几何时

我把爱情写在心上

肉体诱惑着真理

为了妄想

为了贪婪的充实

那群孩子你挣我夺

你死我活

用坚挺的阳具宣誓

那群长不大的孩子

挥舞着屠刀

独立在这片废墟上

演讲和平的意义

 

2004年5月3日

 

 

画家村

农民世代被土地奴役

今天做了主人

他们扛着镰刀

领导着艺术家

走向迷人的市场

 

 

月光

月亮似铜锣

光芒四射

响彻大地

敲击着昏睡和堕落的众生

 

生死

子宫里流出了一个生命

坟墓里游走一个生命

那火一般的成长中

搅拌着因果

沉静在虚空

 2008年9月

 

宗教

隔着一张薄薄的纸

在心上镶嵌着一个神

那被神蛀空的眸子中

火焰正浓

物质满足着皮肉

还在灵魂深处安一个家

执着的心

将一张罪恶的皮

拉扯在神的宫殿

 2008年9月

 

 

土地

祖祖辈辈播种庄稼

今天

成长了水泥和砖块

收获了

漫无边际的高楼大厦

 2008年9月

 

当代画家

扯足一块亚麻布

把颜色涂抹成邪恶

血一样的流淌才是眼睛的光

为了钞票满天飞舞

在那笔尖上注足勇气

我是来自子宫的印钞机

所有的图象

都是流自名闻利养

 

握着那支笔

酷似流淌着血的刀

杀戮的不是一个生命的哀鸣

是一种精神的丧失

是谎言的宣誓

 

编造一个概念

让你神秘

在我的眸子里镶进献媚的光

光芒映衬着你的贪婪

模仿迷人的图像

用颜色截割尊严

在道德上贴上钞票

一支带血的笔

宣告贪婪的真理

2008年9月

 

论坛】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共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网友昵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
 
 
精品展头部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链接联盟 | 建议投诉 | 版权说明 | 免责声明 | 隐私权保护 | 网站介绍 | 会员服务 中国艺术品收藏网中国文化传媒中国书画专馆中国艺术品城中国品牌城全球艺术品收藏网全球传媒方盛英才网
北京手机:13817298215   E-mail: artsfans@163.com   邮编:201103
通用网址:中国艺术品收藏网   无线网址:中国艺术品收藏网   短信实名:中国艺术品收藏网
沪ICP备0605922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2008]199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430号
Copyright Reserved 2007-2021 方盛艺术品收藏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669号